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矿产能源正文

重钢海外并购澳矿成功的背后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5-07 浏览次数:142

这是目前中国企业在海外矿业领域条件最好的一个矿,也是近年来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铁矿石领域真正投入实质性运作的不多的项目之一,更具有标本意义的是,这个项目的成功运作,为中国企业到海外收购资源性项目提供了很多可供借鉴的经验。

12月2日上午,在澳大利亚西澳洲伊斯坦鑫磁铁矿山,随着重庆市政府副市长凌月明亲手将当地土著人献上的吉祥红土洒向广袤矿区,重钢澳大利亚伊斯坦鑫山磁铁矿项目正式宣布开工。这标志着重庆市市最大海外投资项目进入实质性建设阶段。

重钢澳矿项目勘测资源量为16.68亿吨,预测远期资源储量超37亿吨,可以开采上百年;原矿平均品位39.4%,选矿后铁精矿品位将达67%以上,项目总投资近30亿美元。

“重钢人做了一个有远见的决定。对于澳大利亚来说,伊斯坦鑫山磁铁矿是一个高品位、长期性的富矿。”西澳州州政府代表伊恩•布雷尼在开工现场称赞重钢方面的决策。

这一项目的意义不仅仅局限于此——这是目前中国企业在海外矿业领域条件最好的一个矿,也是近年来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铁矿石领域真正投入实质性运作的不多的项目之一,更具有标本意义的是,这个项目的成功运作,为中国企业到海外收购资源性项目提供了很多可供借鉴的经验。

摆脱铁矿石价格垄断

“项目的实施,将解决重庆市属最大的工业企业——重钢集团对铁矿石资源的需求,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将为重庆市进一步提升扩大开放水平,实施‘走出去’战略,打造内陆开放高地作出积极的贡献。”

时间回到两年前。

从2009年6月初开始,经摩根士丹利顾问公司牵线,重钢集团联合重庆对外经贸集团,与宬隆集团就控股收购其拥有的澳大利亚伊斯坦鑫磁铁矿山的全资子公司亚洲钢铁控股有限公司进行了交流磋商。

2009年7月7日,双方签署合作备忘录。随后,重钢聘请了技术、法律、财务等顾问开展尽职调查,并组团赴澳大利亚进行实地考察。

2009年11月,重庆重钢矿产开发投资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以该公司投资入股亚洲钢铁。2009年11月7日,经过多轮商谈,双方在重庆正式签署澳大利亚铁矿石项目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重钢矿产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以2.8亿澳元的对价投资,获得亚洲钢铁控股有限公司60%股权。

这意味着,股权交割后,重钢将参与开发亚洲钢铁旗下拥有的,在澳洲所有的矿产项目,并按照持股比重,销售和购买这些项目产出的矿产资源。

其中,亚洲钢铁位于西澳大利亚的伊斯坦鑫山铁矿项目,是重钢矿投与其合作后联合开发的首个项目,计划最早在2012年投产,将产出年产量1000万吨的磁铁精矿,解决重钢的缺矿难题。2010年2月5日,重钢的入股和开发申请获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批准。2010年5月11日,本轮收购的最终协议在香港正式签署,并约定交割截止期。2010年6月13日,获得国家发改委项目核准批复。

“重钢一年生产所需的800多万吨铁矿石,其中有80%来自海外采购。”重钢集团宣传部一位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近年来海外铁矿石价位一路走高,最高时200多美元/吨,低时也要100美元/吨;而重钢在澳自采矿每吨成本仅50美元,加上从澳洲到重庆的运费,每吨成本也只有80美元。算下来,重钢收购澳矿后,每吨铁矿石成本最多可以节省120美元。从长远看,这将是国内钢企逐渐摆脱国际铁矿石价格垄断迈出的关键一步。

据了解,重钢的西澳大利亚伊斯坦鑫山铁矿项目分三期建设,一期将于2013年底投产,最终形成年产3000万吨铁精矿的规模。不仅打破了重钢发展的资源瓶颈问题,仅铁矿石一项每年就将增加利润近百亿元。

在收购澳矿的同时,重钢又与江苏靖江市政府签约,在当地投资13亿元建造铁矿石和钢材中转基地。

据悉,中转基地之所以确定在靖江,除可获得当地大力支持外,靖江优越的岸线条件也吸引了重钢。根据规划,重钢将占用长江岸线约688米、焦港内港池岸线800~1000米。靖江铁矿石中转基地建成后,将年周转铁矿石约1200万吨、钢板300万吨。

“拿了矿运过来后,在东部沿海规划一个中转基地可以促进海外铁矿项目对重钢产生最大优势效应。”上述重钢集团宣传部负责人介绍说。

“重钢澳矿项目是重庆市有史以来最大的对外投资项目。项目的实施,将解决重庆市属最大的工业企业——重钢集团对铁矿石资源的需求,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将为重庆市进一步提升扩大开放水平,实施‘走出去’战略,打造内陆开放高地作出积极的贡献。”凌月明在开工仪式上表示。

成功的奥秘

“时机的把握、自身的准确定位与灵活的策略缺一不可。”

到海外买矿去!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国内企业掀起了海外淘金的热潮,特别是海外的各类矿藏成为中国资金追逐的对象。

但是海外收购矿产之路并不平坦,中国五矿、中铝等巨头在海外并购连连碰壁,但是,在全国钢企排名前20名开外的重钢集团,却在海外成功收购矿产。

事实上,在重钢出手之前,已有多家国内钢企与该矿有过接触。

“在重钢之前是五矿集团,与对方谈了两年左右,但一直没有实质性的进展。”重庆市国资委主任崔坚告诉本报记者,当重钢把拟收购伊斯坦鑫山铁矿股权的事宜报至国家发改委后,颇费了番周折。因为国家发改委知悉五矿作为央企与该矿一直在接洽。

“后来重庆市领导带队去五矿游说,重庆市市长黄奇帆也专门给五矿有关负责人写信,才最终促成重钢的交易。”崔坚说,对五矿来说,如果收购成功也只是多了块资源,但对重钢来说,这是改变长期受制于“外”的关键一举,对重钢的长远发展自然意义非凡。

“当然,这也体现了作为央企的五矿集团对地方国企的支持和市政府的支持和诚意。”崔坚说。

事实上,五矿还不算最早盯上该矿的中国企业。在五矿之前,还有首钢、武钢等企业先后与该矿有过接触,但因种种原因没有进行下去。

“原因有多方面的,比如五矿,整个谈判过程周期过长,对方认为对其到期债务的影响大,不愿意等下去;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国内的一些大企业都想100%控股该矿,这让对方很难接受,毕竟从长远来看,持有股份才能有最大的利益。”重庆市国资委相关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此外,据他透漏,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重钢集团和对方的合作中,保留了对方派驻财务总监的条件,让对方看到了重钢与对方长远合作、共同发展的“诚意”。

“时机的把握、自身的准确定位与灵活的策略缺一不可。”重庆市国资委一位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